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青梅酒资讯 >正文

酒香满山--记果宿青梅酒

果宿青梅酒  2018-08-24 15:19:59  看过:189

又是青梅丰收时。放眼望去,漫山遍野已都是一片青翠,粒粒丰硕饱满的梅子坠在枝头,隐隐的果香随着清风飘来——这里,就是果宿青梅酒原料青梅的种植地,酸甜可口、色如琥珀的青梅酒的根基就在这沁人心脾的果香中。

徜徉林间,听着林间风吹树叶的沙沙轻响,嗅着青梅悠长的果香,我不禁回想起许多年前的那段往事,还有总在午夜梦回之时萦绕在我耳边的、弟弟对母亲说的那句话:“妈,我们家的青梅今年能摘了吗?”

手机banner01.jpg

那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。当时家里的条件不好,父亲与母亲日夜辛劳,供养着十多岁的我和弟弟,生活的重担压在他们身上,我和弟弟将父母的辛苦看在眼里,心里一直盼着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后来,父亲决定栽种两亩青梅,三年结果,五年成林,等树成结果之时好卖了赚钱。

对我跟弟弟来说,这两亩青梅就是让生活好起来的希望。几乎每天,我们都会眼巴巴地跑到田边,看那在风中茁壮成长的、已经冒出片片绿叶的青梅树,仿佛已经看到了硕果挂满枝头的情景、闻到了清甜微酸的果香。我想着,父亲爱喝青梅酒,到时我要留出一些果子来酿酒,好让家里庆祝一下。

然而就在我20岁那年,16岁的弟弟被确诊患了尿毒症。这个噩耗如同晴天霹雳,让家里乱成了一团。弟弟住了院,那年的除夕一家人就在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医院中度过,窗外的烟火喧嚣听在耳中,却让我觉得恍如隔世,大概这就应了那句“热闹都是他们的,而我什么都没有”,于我和家人而言,就只有悲痛了。由于病情的不断加重,身体孱弱的弟弟只能长期住院,那时他还扬着憔悴的小脸儿,对我说:“哥,没事,我还等着摘青梅呢。”

手机banner02.jpg

他还是没等到青梅结果的那个时候。那天他用细瘦的手握着母亲的手,干裂的嘴唇勉强扬起一个笑:“妈,我们家的青梅今年能摘了吗?”

母亲没有回话。之后,房里响起压抑的哭声。

弟弟走后,我们将他葬在种青梅的山上,我想,这样梅花开的时候、结果的时候,他一抬头就能看见了。

后来我工作了,攒了几年钱,经济条件越来越好。我回乡后,就把当年栽种那两亩青梅树的山还有附近的山都承包下来,种上了大片大片的青梅树。春天青梅树开花,雪白的梅花漫山遍野、连成一片似云似缎的海;春末梅树结果,我和工人把青梅果摘下来,然后酿成琥珀一样半透明的、酸甜可口的青梅酒。

我去看弟弟的时候,总会摘上好多梅花放在他的墓前,然后给他撒上一杯青梅酒。弟弟永远留在了十六岁的时候,而我如今每每喝着青梅酒、看着漫山遍野枝叶青翠的梅树,总会回想起那段清苦、却最美好的时光。

微醺之时,故人就像在眼前。

三五好友相聚,饮一杯青梅酒,聊一些彼此熟知的过去的事情,在繁重工作中抽身而出、获得片刻的宁静;初恋时与你的TA共品青梅酒,酸甜的滋味在口中萦绕,醺然酒意让青涩的情感悄悄发酵,即便多年之后回想起来影像已经模糊,那幽幽果香还是让人流连;出游时饮一杯青梅酒,赏山河美景、结交有识之人,此时无需激荡奔放的烈酒,适口的淡酒正正相宜。无论何时何地、何情何景,果宿都以一杯清香将所有的情绪包容其中,不似老酒辛辣烈酒刺喉,这般的回忆,恰如其分。

人有情、酒有爱,这就是果宿的真实来由。饮一杯青梅酒,遇见过去最好的回忆。


用户留言
联系方式:
留言内容: